該不該

那天和老闆頂嘴了。

同事問,為什麼要和老闆argue?為原則?為自己辯駁?

我只知道,這份工作消耗了我很多的精力。那天準時放工,再三的交代完我該交代的事後,然後回到家衝了一個很冷的澡涼,任“灑發”的水拍打身上的疲累,什麼都不想理。

或許這就是大家所說的,無形的壓力。

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無奈。儀態、ceremony、public relation、typing、shot hand、過去的堅持把秘書課程讀完,怎麼現在卻還是選了和姐姐同樣的職業?

好像真的沒有進修過的課程,會給人拿來和專業人士做比較。

更重要的是,連自己也開始覺得勝任不到。

也許,我是應該換個角度去想。

可能那樣會輕鬆一點,不再執著,我會更享受這份工作。

Erm…這樣好了

本人的老闆,你或許有你的原則,其實我也有我的原則,放心吧,反正我一定會做好我自己的崗位,沒什麼好再爭論什麼的,你每天依然會看到我整理得好好的報告放在你的桌子上。

本人的同事,你們別大驚小怪的,和老闆爭論也不是只有那麼一次,離不離開,也無所謂啦,嗯,隨緣就好。

如果你是路過的讀者,這一篇只是全世界人民都會上過的一堂課,沒病卻拿假,無病呻吟而已。

寫好文章,隨手拿了媽媽在新加坡買的《心靈雞湯》繼續未完的慰問…

** 寫於2014年1月27號**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雜記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