耳鳴

像雨點般大的水滴不懂在何時跑進了我的耳朵裡,在我早上上班前洗頭或者洗臉的時候,悄悄的不漏痕蹟的鑽進了我的左耳膜裡。

我把頭仰下往左靠,像個傻婆似的一直蹦蹦跳跳,很努力想把那滴不匯報的侵襲者趕出我耳外。無論我如何的左跳右跳,上跳下跳,那滴該死的水滴就是不願離開,簡直急死我了!

每當我走一步路時,它就像在炫耀著它的佔領能力,往我耳裡發出“砰”的身音一下下。

嘗試過叫姐大力的往我耳裡吹氣,或者拼命狂跳拍打頭部,就連張大口吸氣與呼氣都做了,而那滴水滴似乎要在我耳裡落地生根,死賴著不願離開。 (真想把它給幹掉)

我妹建議說“不如倒些水進去耳裡,灌下的水應該會發揮衝擊力把裡邊的水滴往右邊出吧!”我張大了眼望了他一下,額頭不竟冒冷汗。這辦法應該行不通吧! (我汗顏著)

寫著文章的時候,它有時會在我撮鼻子的當兒,跑出來抗議一下。老闆偶爾輕聲的喊我卻沒能聽到,被講沒帶心來上班了,很可憐一下。那個該死的水滴就是不願在我用力的撮托下走出來,結果煩了我一個早上,有夠辛苦的!

朋友和我說,你越弄它就越要臉,等你慢慢忘記它時,它就會遠離你而去的。

而我唯有等著它的離開,希望是瞬間,或者一覺睡醒就能忘了它的存在。不然,我還能怎麼辦?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記事本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